<code id="ymukc"><xmp id="ymukc">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摘要:創業家&i黑馬從智聯招聘方面獲取的數據也側面印證了很多公司“瘦身”的事實。2018 年第二季度,小微企業用人需求較第一季度平均下降 26.6%。 寒冬中,企業異常艱難。運氣好的,在夾縫中求生存,借點口糧,繼續孤獨地上路;扛不下去的,裁員、止損,或干脆關門大吉。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最近,企業裁員瘦身撩動了很多人的神經。

創業家&i黑馬從智聯招聘方面獲取的數據也側面印證了很多公司“瘦身”的事實。2018 年第二季度,小微企業用人需求較第一季度平均下降 26.6%。

寒冬中,企業異常艱難。運氣好的,在夾縫中求生存,借點口糧,繼續孤獨地上路;扛不下去的,裁員、止損,或干脆關門大吉。

裁員大潮滾滾向前,每個人都深深感受著切膚之痛。

原標題:裁員潮滾滾來特寫

來源:創業家

作者:曹珂常皓靖

編輯 :王根旺

影視業“瑟瑟發抖”

一個月前,趙晶(化名)開始考慮裁員5-6 人。

趙晶是一家影視公司的創始人。資本退熱、政策趨緊,一系列變化,讓整個行業“瑟瑟發抖”,每個人都清晰地感知著這場風暴帶來的風吹草動和劇烈變化。

趙晶稱,公司原本有 40 余人,如果社保新政策實施,年成本或增近 20%,逼近 1000 萬元。而目前公司賬上的資金只夠撐三個月,這讓趙晶壓力山大。

“自己都吃不飽,怎么養活那么多人?”被逼無奈,趙晶著手從嚴考核員工績效,“靠績效說話,無法創造價值的人當然得走,精簡后的人員一定是能打硬仗的,將來公司有了新發展還會再招人,但招的一定是精兵強將。”

不過,裁掉相處已久、深有感情的員工,讓身為女性創始人的趙晶難免會糾結。5 天前,一位跟隨她 6 年的高管未等裁員先提了離職,這讓趙晶十分痛心。她舍不得將他踢出公司微信群,心里仍覺得他是公司一員;他也舍不得退群,仍幫公司做一些事。“有時需要對接一些事,我會讓別的同事去通知他,這種隔膜感讓人很心痛,看到那個離職高管的椅子空空的,我心里也空空的。”趙晶對創業家&i黑馬表示。

不只趙晶,她周圍許多創業者朋友都有裁員計劃。一家 1000 余人的新媒體公司,已計劃裁員 20%-30%,同時嚴格考核 KPI,明年底前停止一切新項目,砍掉半年內看不到盈利的項目。另外,也有公司通過“員工合伙制,員工拿底薪+分紅”的方式過冬。

一位名為“仰望星空浪子”在新浪微博上吐槽:“最近公司生意不好,老板裁員,本部門折兵損將,只剩我一人,當光頭司令。心里有種不明的凄涼,這種日子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。”

行業不景氣,許多企業的用人需求和意愿驟降,甚至采用“只出不進”、“裁員”的策略以應對寒冬。在寒冬中孤獨前行,這亦是企業自我保命的無奈之舉。

游戲業風雨飄搖,裁員或高達 70%

過去十幾年,一直是游戲行業的黃金時代。然而今年,國產游戲似乎正遭受著“滅頂之災”。

今年 8 月 30 日頒布的《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》中提到,“實施網絡游戲總量調控,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,探索符合國情的適齡提示制度,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時間。”

這意味著,游戲行業將雪上加霜。此前,游戲行業增速放緩、人口紅利消逝、版號暫停審批……一連串的打擊已讓整個國產游戲業風雨飄搖,增速嚴重下滑,就連騰訊網易這樣的大廠,都慘遭股價和業績的雙殺。

一時間,游戲行業仿佛按下了暫停鍵。部分游戲公司欲將市場轉移至東南亞和非洲的國家,以謀求一條生路。

一家游戲創業公司創始人達寬(化名)對創業家&i黑馬表示,他正計劃將業務中心轉到東南亞。“游戲行業本就被寡頭壟斷,現在再加上國內對游戲業的妖魔化,行業未來會比較坎坷,中小型公司基本很難生存了。”在他看來,死磕國內就是死路一條。

而若將業務重心全部轉移到東南亞,則意味著人員精簡。達寬表示,他只考慮保留 30% 的核心人員,其他人員都去當地招聘。這意味著,原來近 70% 的人將會被裁掉。

達寬回憶,在游戲行業最好的 2014 年,當時公司只有 5 個人,但每個月都能做一千萬的流水。不過,自 2016 年開始,他們的生存就變得愈發艱難,2018 年更是“爆炸性的難”。達寬表示,今年公司的營收下降非常厲害,只能用“慘”字來形容。達寬坦言,因為自身難保,原來 70% 的員工將被裁掉,“不裁掉干嘛,養不起啊!公司的第一責任是賺錢,其他冠冕堂皇的東西等賺了錢再說。”

達寬解釋稱,并不是說只有不賺錢的公司才裁員,整個行業不管是不是賺錢都在考慮裁員。達寬表示,有些上海的游戲公司已經裁員 15%-20%。另外一位業內人士透露,有些游戲公司創始人給 HR 下達了國慶節前裁員 30% 的艱巨任務。

不止裁員,許多游戲公司的用人需求也大幅下降,“只出不進”。創業家&i黑馬從智聯招聘提供的數據發現,2018 年第二季度用人需求下降最為明顯的行業之一就是網絡游戲。20-99 人的網絡游戲公司,招聘需求同比下降 54%;20 人以下的公司,招聘需求更是同比下降 84%。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而 2018 年4、5、6 三個月招聘需求顯示,網絡游戲只有 20 人以下公司在 6 月環比中有增長,其他均為下降,且下降幅度非常大。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游戲公司裁員慣用的舉措是,通過游戲項目 KPI 未達成,項目整體產出和投入存有問題進行勸退,或是因為游戲開發的進度或者游戲的表現來進行項目組的調整。

張明(化名)的兩位合租室友所在的公司就試圖以這種方式勸退員工。

張明合租室友馬宇(化名)的公司,裁員的方式是進行月考核,通不過就勸退,不肯退就降一半工資。張明另一個合租室友張天天(化名)的公司,因為棋牌游戲類型不過審,進行的各種棋牌類游戲紛紛作廢,導致本來十幾二十人的 U3D 項目組幾乎瞬間跑光,只剩下兩個人。

而在廣東一家游戲公司做角色設計的張明,最近的日子也很艱難,“剛完成不擅長的游戲美術領域工作,接下來將是我一角色原畫最不擅長的場景繪制工作。”

末了,張明祈禱,希望可以“通關”這段艱難的日子。

P2P 爆雷,大規模裁員

游戲行業大地震,P2P 網貸行業大爆雷。

據不完全統計,今年 7 月初,有 45 家 P2P 平臺爆雷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P2P 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減少至 1836 家。這意味著,P2P 大部分玩家或出局,員工或被大規模裁員。

李樂(化名)一個半月前入職了一家 P2P 公司。這一個半月間,公司人員從 100 人驟降至 30 人,李樂一手經辦了部分人員從“勸退-到幫遞簡歷-辦離職-再送走”的全過程。李樂記得,最多的時候,每天送走了七八位同事。

李樂勸退同事的辦法是告訴他們公司真實情況:“公司不景氣了,自己做好準備,可以尋找更好的發展機會,找到了就可以隨時離職,公司不會拖著你。”

李樂會讓同事把簡歷發給她,由她去幫那些員工推簡歷。在李樂和其他 HR 的幫助下,很多人已經找到了新東家。李樂坦言,此舉也是為了可以減少賠償。

不過,有些人可不屑于領這份人情。

不愿意被勸退的人,大多是買了公司的產品,賠得很慘,怒火攻心。

這種人最難對付,每當李樂試圖和他們聊聊,他們都拒絕談話,并在辦公室里怒吼,聲音大到十幾米開外都聽得一清二楚,“買了就賠!為什么不給賠償!為什么!”

李樂無可奈何,心里也很委屈,“我又從沒忽悠他們買過什么,是他們想賺錢,又沒看清市場,怎么能怪到我頭上?”李樂對創業家&i黑馬說,她至今連同事們買了多少錢的產品,究竟跌了多少都不清楚。

起初,從沒遇到過這種事的李樂,不知道怎么面對,“可是我們能說啥,買都買了,這咋賠?”

一來二去經歷得多了,李樂也學會了應對之道,要先等他們撒完氣,再去談。

“做 HR 的,啥沒見過?”假使單看李樂說的話,很多人肯定猜不出她去年剛本科畢業。如今,她看得也挺開的,“只要不打人,隨便他們。”

看到這么多人都走了,李樂也想過要走,而且“肯定會走的,只是時間問題”。但她說,“人力總會堅持到最后。”

蝴蝶效應

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

隨著大量 P2P 公司爆雷,也波及到了創投領域讓“P2P-上市公司-投資機構-創業公司-員工”這一條鏈條上的每個個體都深受影響。

創業者張鑫(化名)便慘遭此境遇。今年 1 月份,張鑫個人投入 200 萬元作為啟動資金,公司就這樣開了張。

不過,錢很快不夠用了。于是,張鑫尋思著找風投資金做援助。就在與一家 VC 機構反復溝通并基本敲定投資意向后,變故突降。

原來,這家機構的 LP 是一家上市公司,而此上市公司背后的資金來源于某 P2P 公司。隨著 P2P 公司接連爆雷,機構也沒錢了,張鑫好不容易談下來的融資就這樣“黃”了。最近,VC 投資愈發謹慎,張鑫創業的啟動資金 200 萬也快燒完了,奔波在融資路上的他,愈發焦頭爛額。

不僅張鑫如此,一家媒體因其投資方牽涉 P2P 爆雷事件,于是在7-8 月份進行了大規模裁員。

今年 4 月入職該媒體的李蕾(化名)稱,起初,自己并不知道公司在大規模裁員。但慢慢地,他發現公司總群人數每天都在減少。后來,有同事私下告訴他,公司會從 122 人裁至 20-30 人。聽到這個消息后,李蕾慌了,自己已經入職三個月了,卻還沒收到轉正通知郵件。當晚回家后,他飯都沒吃就開始投簡歷,第二天就去一家公司面試了。

讓李蕾更慌的是,他的直屬領導私下對他說“要做兩手準備”,老板在一次開會時也提到了“資金緊張,工資先緊著‘離職’的員工先發。”

事實上,李蕾 8 月中旬離開時,7 月的工資都未發放。

如今,李蕾已經找到了新東家,但有些前同事就沒有他那樣幸運了——他們依舊在家待業。
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
創業家&i黑馬還了解到,由于游戲業不景氣、P2P 爆雷導致的裁員,也引發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,獵頭行業深受波及。據獵頭公司創始人王盼(化名)透露,這讓一些本專注在這些行業的獵頭,回到 in house(創業家&i黑馬注:獵頭專業術語,指的是內部人事管理)做 HR。

明星企業的日子也不好過

除中小微企業生存艱難,被迫裁員外,明星企業和獨角獸們的日子也并不好過,紛紛開始瘦身,以節約成本。

據電子發燒友網報道,6 月 15 日,有消息稱魅族已啟動了大規模年中裁員,裁員規模已經超過 2000 人,其中簽約員工 1500 人,第三方魅族服務人員 600 多人。隨后在當日晚間,魅族科技發部內信,稱公司將“堅守精簡高效”原則,相關人士確認,魅族將裁員 610 人。

美圖也因業績不佳陷入裁員傳聞。8 月 21 日,美圖公布了截止 2018 年 6 月 30 日的上半年度財報,顯示美圖上半年營收 20.52 億元,同比下滑 5.9%。而后,美圖承認裁員,并表示“對內部人員進行優化、重組,是為了匹配下一階段的戰略規劃,提高組織效率”。

就連招聘網站拉勾網也被傳出裁員消息。8 月 28 日,有媒體爆料招聘網站拉勾網前 CEO 馬德龍已于 7 月離職,在拉勾網創始人許單單成為公司實際管理者后,公司發生了頻繁的人員流動,從中高層到基層,據估算離職人數在 200 人左右。

不過,拉勾網聯合創始人、CMO 鮑艾樂則回應創業家&i黑馬稱,公司人事并沒有頻繁發生流動,現在走的人主要是業績不好的銷售。

而創業家&i黑馬拿到的一組簡歷刷新數(創業家&i黑馬注:簡歷刷新數包括新增簡歷數以及簡歷更新數)顯示,2018 年 5 月-8 月,每月簡歷刷新數驟增,遠高于 2017 年同期數據。2018 年 6 月約同比增長 18%,2018 年 7 月約同比增長 41.3%,2018 年 8 月約同比增長 33%。

這意味著人才市場上又新增了一批找工作的人。

活過去,春天就是你的

過去幾年,中國創投行業大爆發,無數創業者和投資人走上了舞臺中央,投資人出手闊綽,創業公司為了搶人不惜開出比 BAT 同崗位高一截的薪水來吸引人才。

如今,下行壓力漸增。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丁安華撰文指出,中國民營經濟特別是私營企業的發展陷入了改革開放 40 年來前所未有的困境。在“去杠桿”的政策指導下,私營企業資產負債率明顯上升,從 52.2% 上升至 55.6%,利息支出則同比上升 11.8%。

作為民營企業中最弱小的一環——創業公司,在創投環境愈發嚴酷的當下,融資和生存也愈發艱難。創業家&i黑馬了解到,一家累計管理百億資金的一線投資機構,最近投一個不到 2000 萬元的項目,竟然可以上 7 次投委會。

“最近幾個月投資環境確實冷了不少,許多投資機構的投資速度放緩一半,”迅雷創始人、遠望資本創始合伙人程浩對創業家&i黑馬表示,“在資本寒冬里,公司最關鍵的是控制成本。”

程浩強調,裁員只是節約成本的一種手段,切勿盲目裁員,更多的是要根據自身業務發展的需要進行調整。“2008-2009 年次貸危機發生時,迅雷為應對危機也曾裁員,但事后反思其實是盲目裁員了。”

青普旅游創始人、原鼎暉創投創始人王功權在創業黑馬學院分享時也建議創業者,要以能拿到自己成長的資金、生存的資金為第一要務,不要顧及價格,資金至少要儲備到 2019 年底。“活過去,春天就是你的。”

易凱資本 CEO 王冉則對創業家&i黑馬表示,今年“C輪死”的現象很有可能會重新出現。那些只能靠融資才能活下去的中晚期公司,如果不及時認清大勢調整估值,很有可能熬不過這個冬天。

“這是一個比賽覺醒速度的游戲。”王冉說。

此外,王冉建議創業者,一是晚融不如早融,融資額需要至少支撐到公司正常運營到 2019 年底。二是創業者在估值上不要太糾結,落袋為安最重要。三是多給領投方一些特別的甜頭,盡量把原本只想跟投的人變成獨立領投。

尾聲:創業家是冬天的孩子

“公司賬上的錢只夠再支撐三個月了,”趙晶對創業家&i黑馬說,“所有高管都覺得我是一個好老板,覺得我們是一家開心快樂的好公司,可是公司危機重重,又有誰比我更清楚呢?”

在寒冬中,許多創始人都有著和趙晶相似的境遇。

但是,“創業家是冬天的孩子,很多偉大的公司,都誕生在冬天,成就在冬天,”創業黑馬董事長牛文文稱,“在別人恐懼的時候,就是勇敢的創業家成批成長壯大的時候。”

險峰旗云管理合伙人王世雨也對創業家&i黑馬表示,過冬也有過冬的好處,創業公司的競爭環境沒那么激烈,所以這時候練好內功,提前規劃好融資節奏,管理好現金流,才能熬過冬天。

牛文文認為,資本寒冬對真正的創業者來說,并不是多么嚴重的挑戰。一般來說每隔7、8 年,就會有一次經濟下行。現在由于產業升級,經濟下行的周期來得更快。所以對于創業者來說,從創辦公司到公司上市,或者打拼到公司能夠生存,都得經歷一兩個冬天,冬天對于創業者來說是常態。

“許多企業倒下的時候,新一代的主流公司已經在冬天成長起來了。”牛文文說。

如果你是創業者,同時也對這個話題感興趣,歡迎加微信 412616428 進行討論,請注明姓名+公司 +Title。

來自: 新浪科技

六合特码资料
<code id="ymukc"><xmp id="ymukc">
<code id="ymukc"><xmp id="ymukc">

擴展閱讀

華裔獨立開發者:游戲研發不是吃青春飯
華裔獨立開發者:游戲研發不是吃青春飯
解析趕集網倒閉傳聞:或成大公司失敗典型
2015校招總結 怎么進入BAT的研發部門?
獨立游戲工作室成立7年為何2次大裁員

為您推薦

50 家硅谷 IT 公司技術博客-吐槽篇
一刻鐘帶你讀完最近最棒的創業思維書:《從0到1》
鑒別優秀互聯網公司的五項原則:前臺大美女、工資有點高!
裁員潮滾滾來:游戲業裁員或達70% P2P行業大規模裁員
FEX 技術周刊 - 2015/12/21

更多


IT業界